正體中文简体English

洪门路线接力

洪门路线接力

(一)、 洪门路线的选择

1.开山立堂独立发展 开放制度组织发展,以「白手起家,无中生有」的方式,在没有任何支持的条件下,建立不计其数的大小组织。虽然这不是长久之计,但每一位领导人,却都在最后遭遇失败, 面对基地难保孤立无援时,即以当机立断精神,通令遣散部众,各自开山立堂,演变成解散一个组织后,会发展更多的组织。正如在抗日战争时期,针对爱国志士在沦陷区,发展抗日团体或组成自卫武力,即可赋予敌后组织名义,或抗日游击队番号。如此既可取信于爱国同胞,亦可获得适当支持。当然,其中亦难免有帮派分子,江湖好汉,自称为爱国团体,或自封为游击部队的。但其中却也有发展顺利,能改邪归正由政府受编的。

2.虚张声势自我陶醉 反清复明时代,在遭遇失败孤立无援时,采用「分散部众各自开山立堂」,作为发展组织的保存实力之用。而时至今日,逐步迈向现代化的洪门,不但经过多次随社会进步繁荣的转型期,且已进入跨世纪的彻底转型工程。因为我们面对的不是凶残的敌人,也没有从事「革命」的对象,当洪门成为合法化社团后,各自开山立堂,既不为保存实力,更不必虚张声势,作自我陶醉。但当代洪门中人,却有少数未经评估实力,是否能登高一呼以团结昆仲;是否足以服务社会、造福人群,就贸然开山立堂,其结果不仅未能壮大自己,却先已分散了原有山堂的力量,因而在历次民主选举中,难以显示拥有庞大的「票仓」,也无法展现惊人的动员能量。 3.脚踏实地服务社会 在毫无社会资源可用的状况之下,以各自开山堂的开放制度,作有必要的「虚张声势」,乃不得已而为之。如今时代变迁,工商企业界皆以合并经营方式,由中小企业合并成大规模企业,则可加速其发展。当代的洪门菁英,多已进入知识分子的行列,到达企业管理的水平,岂有不明不白之理。问题在于未能脚踏实地,以前辈先进当初从事反清复明的精神,建设民主共和之理念,改以服务社会造福人群为目标。却斤斤计较于声张虚势,能开山立堂登上龙头宝座为满足;以组成洪门团体,充任会长、秘书长、常务理、监事等高位为荣。所以本书希望有志于研究「洪门理论与实践」的先进,能放弃所有名位之争,不担任任何洪门团体的任何名义,以成为建设新洪门的「义工」自许。

(二)、理论与实践的配合

1.统合汉留理论正确 清康熙十三年(公元一六七四年),距殷洪盛于崇祯十四年(公元一六一四年),即议创汉留,长达三十三年之久。陈近南先生因汉留组织渗透各民间帮会,经过三十三年来之努力奋斗,理当有所成就,乃有策划统合汉留,转化为洪门之构想,这一点在理论上是非常正确的。但事实上多年来渗透进入民间帮会的明末遗臣志士,并未大张旗鼓地将汉留塑造成「反清复明」的领导或指挥中心,尤其是未能制订汉留的政纲、政策、主义、思想,也就是说缺少吸引群众的魅力,更没有具备掌控所在帮会的能力。他们只是尽力吸收其中的菁英分子,鼓励其开山立堂,在没有正确的指导原则之下,欲立即来收编未经完全沟通的帮会,遭遇困难,自然在所难免,问题就在于理论与实践未能配合。

2. 转化洪门实践不易 能采用「洪门理论与实践」,为洪门发展,开拓了一条康庄大道,却受限于当时信息尚未发达,交通连络不便,以及帮会成员教育水瓶偏低,组织动员能力较差,一切基础工程皆未起步。仅以其本身所掌握的基本力量,举行了洪花亭结义,在形式上算是将汉留转化为洪门。最后终因未能落实「统合汉留」的策略,致理论未受认同,实践遭遇障碍,但陈近南先生所策划的「统合汉留转化为洪门」,在理论上还是有其正面的意义。因为他在辛亥革命以前,以洪门代表正统思想,推展反清复明运动,还是容易获得部分民间力量的支持。以致陈近南先生的构想,经由后人继续努力,从头开始,至少也能为辛亥革命,完成了期前的阶段性任务。

3. 再接再厉洪门中兴 在众多先圣先贤、先进昆仲的继续努力之下,从创造特有的洪门历史文化,到目前进入「理论与实践」的新阶段,即将迈向二十一世纪的历史新里程,随着社会的转型,渡过另一次彻底的洪门转型期。期间曾经历先贤殷洪盛议创汉留,再经先贤陈近南策划「统合汉留转化为洪门」,又回转以「天地会」,完成建设洪门基础工程。至于实践力行方面,则由直接参与「反清复明」运动,进而支持「辛亥革命」,推翻满清专制,建立民主共和,以及扫除军阀,争取到抗日战争的胜利。目前,改以合法的民间社团立场,不介入政治性活动,纯粹以社会服务立场,为全民谋福利,以争取两岸当局的认同。

(三)、理论与实践的方向

1.自以为是的自作主张 推测洪门先进在参与辛亥革命中,接受了孙中山先生的新思潮,其中有部分先进昆仲,掀起了洪门改革的新潮流,面对发展了近两百年以上的洪门,产生了非创新不足以自强的观点。但在行动上却没有标示一个可行的方向,所以他们在追寻洪门的根源上,塑造了前人未曾「发现」的洪门始祖、前五祖、中五祖、后五祖、末五祖等;以及所谓的文宗史可法、武宗郑成功、宣宗陈近南、达宗万云龙、威宗苏洪光者;最近还有人将孙中山先生列为显宗的。有关如此自作主张、自以为是的安排,对洪门理论与实践,当然扯不上关系。更严重的是否定前人流传的洪门文化,确认自己「瓶子满」懂得多,别人怎么讲都有错误,必须纠正。如此对理论与实践无助,对洪门发展无益的作法,就在于没有遵行一个正确的方向。

2.自我表现的学术价值 历史学家们以学术界身分,站在史学工作者立场,研究洪门历史文化,与新一代洪门昆仲,以社会工作人员,研究社会科学的方向,有其不同的目标。历史学家对历史负责,必须广泛搜集所有相关的洪门发展数据,作一番有系统的整理、分析,探讨出一整套的洪门文化体系,展现出学者们在学术价值方面的成就。大陆学者在研究洪门发展的结论中,曾肯定洪门是一个社会互助团体,并确认洪门不是黑社会,不是民族革命团体,也不是农民革命团体。并进一步说明,虽然洪门中有人曾参加民主革命,甚至成为革命党人,也不能否定洪门是一个社会互助团体的事实。这一段真知卓见,不仅能解除两岸当局对洪门的疑虑,更树立了洪门昆仲以社会团体发展洪门,进而走向服务社会的正确方向。

3. 无我无私的现实意义 前段所提学术价值,是属于学者们在学术成就上的自我表现,现在再谈现实意义,是要探讨洪门在进入新世纪的过渡时期,如何以无我无私的精神,在洪门发展中迈向理论与实践的新方向。我们翻阅洪门中的旧版「金不换」,其中传授不少的江湖动作,甚至包括「找财找喜」之道。如今大家一致公认,洪门必须改革,果真要改革,照老旧的「洪门文化」,将立即成为改革的对象,但如此则对洪门改革,显然并非良策。所以我们在推行新的理论和实践的同时,必须注意在改革中,洪门的形象固然重要,但少数昆仲在生活上的现实意义,也是不能忽视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