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中文简体English

洪门发展成败

洪门发展成败

 

(一)、洪门发展的历史里程 我们在本书中既认定『洪门根源在汉留』,谨以汉留的发展时间与 过程对照如下﹕

1. 明崇祯十四年(公元一六四一年),殷洪盛投阁部史可法后,于赴燕京搜集军情时,沿途遍访顾炎武、王船山、黄梨洲、傅青主等诸先贤,议创汉留。

2. 清顺治二年(公元一六四五年),殷洪盛殉难后,其子与诸门人投奔郑成功后,汉留随之流入郑部。

3. 清顺治七年(公元一六五0年),以万为姓集团,首领万礼率部投入郑部,其中长林寺开山僧万五道宗,应为汉留分子。

4. 顺清治十八年(公元一六六一年),郑成功据台后,派遣部将蔡德忠等五人,进入福建浦田县,投奔九连山少林寺,潜伏发展汉留组织;翌年郑即在台病逝。

5. 清康熙十一年(公元一六七二年),五僧以参与协助清廷平定西鲁寇边之乱,因功受清帝封赏,实则暗中培养反清力量。却因内奸密报,导致少林事件发生,基地被毁,少林寺僧伤亡殆尽,福建地区已无法立足。为避免清廷追捕,蔡等乃经江西而至湖北,并有幸而与陈近南先生结识。

6. 清康熙十二年(公元一六七三年),陈近南先生始为发展汉留而开立精忠山。

7. 清康熙十二年(公元一六七四年),陈近南与蔡德忠等会合,欲以统合汉留力量,召开洪家大会,将汉留转化为洪门,并以该年农历七月二十五日,举行红花亭结义,正式宣告洪门成立。

8. 清康熙三十七年(公元一六九八年),洪门成立以后,在陈近南生前,未能有所发展,待陈已故后,其部众会合于福建高溪庙,一度另组天地会,但天地会之活动,却为后人称为「洪门之中兴时期」。

(二)、洪门发展的阶段性任务 依据在台洪门先进所研究的洪门资料,将洪门的发展,经过整理后,区分为七个阶段,兹分别转述如下﹕ 1. 发动时期 崇祯十四年(公元一六四一年),殷洪盛于史可法殉国时,参与议创汉留,并受编明将黄得功分散之部众两万余人,抗拒清兵。至清顺治二年(公元一六四五年),在三叉河之役阵亡,其子洪旭与诸门人蔡德忠等辗转投入郑成功所部。

2. 推进时期 清顺治十八年(公元一六六一年),郑成功据守台湾,为推展汉留组织,派遣部将蔡德忠、方大洪、胡德席、马超兴、李式开等,向中原发展、潜伏于福建九连山少林寺。为欲向军中渗透,参与平定西鲁之乱,顺利掩护郑君达留任总兵,少林寺并因战功,获满清皇帝大加封赏。

3. 混乱时期 少林寺内奸马福仪向清廷投报闽抚告密,造成「火烧少林寺」事件,寺僧突围而出几乎伤亡殆尽,最后仅剩蔡德忠等五人脱困后,向湖北襄阳转进。

4. 发展时期 陈近南先生策划统合汉留转化为洪门,蔡等经万云龙引荐,会商义举,参与红花亭结义。

5. 中兴时期 康熙三十七年(公元一六九八年),陈近南已故后,其部众会合福建高溪庙,推苏洪光为首领,以天为父,以地为母,日为兄弟,月为姊妹,定名「三合会」,又称「天地会」。

6. 扩大时期 道光二十八年(公元一八四八年),有福建郭永泰等,从渔人手中获得「金台山」律规,传说原由郑成功传子郑经,至孙郑克塽于康熙二十二年(公元一六八三年),因清兵入侵台湾告急时,将重要文书,封锁于铁箱中,沉入海底保存。郭永泰并参考此「海底」,用以开立「精忠山」,这也是洪门运用律规,建立制度的开始。

7. 光绪十九年(公元一八九三年),孙中山先生在檀香山由同学三合会首领郑弼臣,引进「致公堂」,并开立「大陆山」,遂遣派会员郑弼臣、陈少白、夏埃布尔、李亚举等,由香山至各地同志,遍访英豪,以谋发展。由是,洪门之忠君爱国,一变而为民主革命。

(三)、洪门发展的终点目标:

1. 殷洪盛留得青山在 洪门始祖殷洪盛参与议创汉留,除主导「保留我汉民族一线生机」之消极抵制异族入侵,更积极运用齐心培植的诸门人,如蔡德忠等大将之才,并游走支持多位孤立无助之明朝将帅,受编溃散可战之士卒,组成抗清部队,在与清军决战多时后,虽不幸而杀身成仁,壮烈殉国。但其子与门人再转投郑成功部以后,却先为「汉留」留下一线生机,于郑成功据守台湾后,再派遣蔡等五人重回大陆,让「反清复明」力量,得以接力运动模式,正式起跑,可算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最佳验证。以汉留所留下的,如本书前篇为其定名的,「开放制度组织发展」,就是各自独立「开山立堂」的发展方式,更造成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气势,足以显示了中华儿女的民族文化精神。

2. 陈近南起跑第一棒 近南先生以旧社会所迷信的神话作引导,以君主专制时代的「皇族正统」作号召,策划统合汉留转化为洪门,以促成「反清复明」力量之大团结。终以准备工作不够周详,实施细则未尽完善,尤以一切配套措施并非短时期所能完成。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而复国建国大计,是千秋万世大业,自然不是在一时之间,以日夜赶工方式,所能办到的。它必须要以接力运动的精神,前仆后继地以全民族的力量,不达目的誓不休止地,接受每一次失败的考验,再从单一事件的经验与教训中,迎接下一波新的挑战。但在任何一条路线中,都必须有人不断地「接棒」,才能顺利跑完全程。陈近南先生不但规划了运动场的正确路线,也认真地以生命作代价,走完了起跑的第一棒。

3. 前仆后继跑完全程 从议创汉留开始,洪门先贤先进,已经耗费了长达三百六十多年的历史里程,终于把最神圣而接近成功的最后一棒,交到我们的手中,能否跑完全程,是我们的责任,也是荣誉。

检讨前辈昆仲,从消极地「保留我汉民族一线生机」,到积极推展「反清复明」运动;从恢复大明江山,到塑造称王称帝的个人英雄;从继承君主专制理念,到建立民主共和思想;和支持辛亥革命,到回归社会,建设社会事业,造福人群,让洪门脱胎换骨,摆脱旧有帮派型态,使两岸当局对洪门不再有所误解。看今日洪门,能否作为合法的人民团体典范,就靠这最后一棒,如何到达终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