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中文简体English

开发社会资源

开发社会资源

(一)盗贼蜂起 帮派横行 明末时期,土豪劣绅欺压善良,贪官污吏横征暴敛,造成国家未亡先乱之社会环境,人民在生活艰困之中,被迫铤而走险,由于饥寒起盗心,造成盗贼蜂起的乱源;另有青年力壮之辈,为求自卫自保,纷纷以结拜兄弟方式,团结力量,但因欠缺正确的辅导,最后就形成一股帮会势力,因而难免发生仗势欺人,或是争地盘抢码头,引起大规模械斗,造成破坏地方治安,伤及无辜之事。甚至还有土豪劣绅,为维护其既得利益,先从与帮派挂勾寻求保护,进而自组帮派,加强自卫能力者,亦大有人在。因而引起汉留组织在无法运用政治资源的情况下,转而运用社会资源的构想,而其中第一个目标就是选择帮派组织,如能将危害社会的不良帮派份子,促使改邪归正,不仅能完成稳定社会秩序的善举,更可以转化帮派势力,成为「反清复明」的基本力量。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以万为姓集团」的万五道宗,策反其首领万礼,投效郑成功部,其后并因累积战功,成为郑部威名显著的五虎将之一。 其后郑部据守台湾时,即派遣部将蔡德忠等五人,至福建南少林潜伏,应是正式全面发展汉留的开始。蔡等原属殷洪盛之门人,且为最早参与汉留的重要成员,福建地区则是「以万为姓集团」经营长达三十年以上的反清基地,而长林寺、高庙溪及南少林等,遗留下的洪门古迹,也足以证实福建地区为洪门的发祥地。

(二)渗透帮会 教育训练 汉留组织进入个别帮会之后,对原有帮会组织,采用个别参加的方式,作为该帮会的成员,并未改变原有组织名称,亦未调整其组织架构,更没有以受编者的姿态,高高再上的领导同伙,甚至连汉留本身的组织动态,皆未见丝毫泄露。如此绝对保密的作风,在个别帮会内部,无从发现尚有一个核心组织暗中操控,对外则自然无人能感觉出汉留组织的存在.就在高知识分子以及高层次的「组织与策略」运用之下,纵有极少数人了解到有一个汉留组织,再从事一项「保留我汉民族一线生机」的神秘任务,却始终无人能获得任何信息。以致造成后人在洪门或天地会尚未成型以前,就把汉留的活动,肯定是洪门或天地会所为,甚至在探索洪门或天地会的根源方面,造成了极大的困惑。

(三)组织领导 为国奉献 汉留组织进入个别帮会中活动重点在于以身作则,维护原有帮会之素质,采用正常的结拜兄弟,以团结互助为目标,加强其自卫能力,并逐渐消除因帮会势力壮大后,产生仗势欺人之副作用;再进一步吸收其中忠义正直之士,辅导其「开山立堂」,以正统的组织领导,献身「反清复明」运动。不论其当时成果如何。至少可以确保汉留活动的绝对保密,以及其帮会本身不涉入政治性危机。正如大陆学者在对洪门的观点中,曾有「洪门不是革命组织,不是黑社会,也不是农民革命组织」的论断。对照洪门没有领导中心,没有政纲政策,各自开山立堂,独立发展的状况,足以证明洪门纯粹是一个以结拜兄弟为主体的民间互助组织。这是一个认知,不但维护了当时帮会的生存条件,同时也解除了当今两岸当局对洪门的猜忌。

  汉留组织传承了白手起家的民族文化精神,排除对帮会组织 采用收编、并吞的不当手法,以个人身分参与个别帮会,促成帮会的革新进步,培育领导统御的领袖人才,造就企划执行的组织干部,辅导各自开山立堂向外发展,将一般江湖好汉、草莽英雄,在接受正规教育训练后,能够独立发展,成为为国奉献的民族革命志士。至此,汉留虽没有立即完成「反清复明」大业,但经过长期的努力耕耘,不但能将一般逞强斗狠,以械斗为主要活动的问题帮会,变化气质走上正轨,更进一步造就大量帮会份子,在开山立堂以后,扩大发展累积大量社会资源,统合坚强的民间力量,建造了数以千万计的「社会资源储存所」,不但未以后转化为洪门,奠定了深厚的基础,更为最后参与孙中山先生的辛亥革命,提供了强而有力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