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中文简体English

一线生机

一线生机

(一)国家将亡 当务之急 殷洪盛自崇祯十四年(公元一六四一年)明亡以前,参与创议汉留起,至清顺治二年(公元一六四五年)殉国,从事发展汉留任务,期间仅历时四年,然于前二、三年,清兵虽已入关,却尚未建立实质政权,其目标仍停留在「保留我汉民族一线生机」之忧患意识中,迄至最后一年多时间,亦不及提出「反清复明」之政治号召,更无从设计规划洪门团体之策略运用。明崇祯十七年(公元一六四四年),因李自成作乱兵陷北京,崇祯帝自缢煤山后,明将洪承畴出关降清,同时吴三桂引清兵入关,满人即乘机在燕京僭主帝位,将崇祯十七年改为顺治元年,以清代明,号称世祖章皇帝。

(二)人心思汉 复国有望 满清入关后,军事上虽仗清兵骁勇善战而占绝对优势,但在掌握政权方面,却形成以小吃大而消化不良的后遗症。满清遂采用迄今仍然可见的「政治作战」手法,先以天子服改葬崇祯皇帝于皇陵,谥称怀宗愍皇帝,以收服人心开始,并重用士大夫阶级,继而恢复科举制度,招揽青年知识分子为其所用。对于为满清所受编的士大夫及青年知识分子,亦不宜以「汉奸、走狗」等闲视之,其中也不乏有为保障汉人权益忍辱负重者。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尤其是部分明末遗老,也确实为保留我汉民族之生机,尽了最大的努力。 他们在被满清「迫降」后,曾提出「生降死不降,男降女不降」的条件说,满人竟以为:「人活在世上肯降就好,反正人死了也不能造反,降不降并不重要;男人会密谋叛乱,女人根本起不了作用」。所以以上两点,都是不成问题的问题。但令满人始料未及的,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特性: 1. 男人临终时的寿衣,采用明朝的朝服式样,象征死后不降的骨气。因通常男主人寿终正寝时,全家大小,男女老幼,都必须召回谒灵,在于行「告别式」时,见到身着明朝官服的往生者,即可知全家皆为大明朝的子民。 2. 男主外女主内,且汉人以「母教」为影响下一代思想行为的重要因素。因此,有关「保留我汉民族一线生机」的责任,便可毫无顾忌的落在妇女同胞身上。

(三)民族菁英 挺身而出 所谓「保留我汉民族一线生机」之作法,除了消极地将我民族精神,秘密隐藏在民间,留给后代子孙,争取待机而起的空间之外,最重要的还是需要当时的民族菁英,能积极的挺身而出,各自登高一乎,集结热血男儿,组成抗清部队。正如参与创议汉留的发起人殷洪盛,即以联系明将黄得功的分散部众,重新组合整编,终于成立了可以作战的抗清部队。但殷洪盛最后还是失败在没有健全的组织领导,缺少鲜明的政治主张,以及足以争取民心的政纲国策。及至殷洪盛兵败殉国后,其子洪旭与蔡德忠诸门人,转投至郑成功部,汉留组织随之流传郑部。郑部为大明尚存之正规军团,拥有适当的组织管理,强大的参谋作业幕僚群,军容壮盛的精兵猛将,并以「反清复明」作为强而有力的政治号召。郑部在福建地区能结合民间力量,建立基层组织,尤以掌握寺庙信众,能实时收编「以万姓为集团」,对以后建立台湾基地,发展汉留组织,创造了非常有利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