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中文简体English

五圣山的兴起

五圣山的兴起  

     中国洪门五圣山,公元一九三二年三月廿一日廿一时廿一分成立于上海,为辛亥革命元勋向海潜(松坡)先生所创立,内分仁文堂,朱卓文为堂主;义横堂,梅光培为堂主;礼德堂,明德为堂主,智松堂,向海潜为堂主,信廉堂,张子廉为堂主。各堂系集合全国各地洪门菁英而组成,仁文堂主朱卓文,辛亥革命时,即在美国结识孙中山先生,与梅光培随侍在右,该堂在香港及两广发展,以全力拥护孙中山先生,二 次革命时,曾奉孙之命运动江苏陆军第八师中下级军官率部起事。义衡堂为粤省以及南洋之堂口,北伐时国民革命军第五军军长李福林,即为该堂昆仲。礼德堂因堂主明德供职于郑州陇海路铁路局,以该局员工基础,旁及工商、文教各界。该局副局长、工程师、段长、副段长、站长、副站长多数为该堂昆仲。智松堂在长江流域上溯四川下至江浙均有 发展,吸收国民党军政界分子甚多,如李济琛为堂内会办。商家也不少,更拥有盐渔民及广大之农工群众佛教领袖,如上海静安寺的持松法师,即其中之一。信廉堂,因堂主张子廉设有远近驰名的三友实业社,三星纺织厂等,故其昆仲多为京沪各地之商贾士绅。五堂本「合办五圣山,同叙五伦堂」之宗旨,共推向海潜为总山主。

    抗日战争爆发前夕,上海已有三十多个洪门团体,五圣山总山主向海潜,眼见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易色,华北危机迫在眉睫,日寇得寸进尺,中日大战势所难免,乃秉承中华民族之传统忠义精神,连络各洪门 团体,筹建一个洪门的联合组织,作为政府抗日后盾,立即获得热烈回响,经过共同努力,并获得中国国民党及上海市社会局许可,民国廿五年十二月在上海老西门关帝庙召开了「洪兴协会」成立大会,命名意义即「同心协力,复兴洪门」。五圣山、五行山等三十多人,监事、候补监事二十多人,同时,推举向海潜为理事长,但常务理事中,五圣山占 了四个。洪兴协会会址初设于上海浦东大楼内,成立后每月开理监事会议一次,交流情况,联络感情,消除隔阂,加强连系。抗日战争爆发前,向海潜常派昆仲到英商上海电车公司向洪门工人演讲洪门革命的故事,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另在职工群众中展开团结抗日的宣传,曾召集申新五厂、六厂、七厂,怡和洋行、和平洋行与工厂企业的工人,在中华酒楼聚餐,强调团结抗战,要求洪门昆仲们,不仅要有洪门的义气,还要有中国人的义气。公元一九三七年上海八一三战事爆发后,日军占领上海,洪兴协会才被迫停止活动。(以上资料曾由司马明引自1993年3月上海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中国帮会史」,并刊载于五圣山内部刊物中。)

五圣山的发展基础

1. 五圣山的组织架构

○  合办五圣山  形成洪门主流

    洪门组织系采用各自「开山立堂」的自由发展,但民国以前,尚有以「会」为独立单位者,如「哥老会」;也有以「堂」为独立单位的组织,如「致公堂」即是。至民国以后,就逐渐自然统一成以「山堂」为主的发展。所谓「开山立堂」,必须拟定「山、堂、香、水」,这就表示一个山头只有一个「堂」。而五圣山不仅是结合五个「堂」的大山,且网罗全部洪门菁英,其实力则足以形成一股洪门主流。

○  同叙五圣山  推展复兴洪门

     五圣山所辖仁、义、礼、智、信五堂,远在创山之前,就已各自发展到一个省到数个省的范围,算得上是名符其实的「遍地开花」。五堂经五伦总堂连系、协调,分进合击,于各地普设分堂,五堂所在地也自然有条件称之为「总堂」。惟台湾地区在解严之后,居然迅速扩增至百余山头,而且各贵山宝堂却也广设分堂,并有部分「分堂」,为了造势竟以「总堂」自居;其实某些被封为「堂主」者,其地位一如过去之「码头官」而已。因此,五圣山应将各总堂之历史背景及其实力,向社会公开传播,以示区别以正视听,并展示复兴洪门之成果。

○  集天时地利  永续洪门基业

     五圣山的发展,是依仗五个洪门组织结合成的菁英领导,一致统一意志、集中力量,以完成复兴洪门为目标。但基本上完成任何任务,都必须靠天时、地利、人和的配合,事实上在「合办五圣山,同叙五伦堂」后,就是以「人和」为出发点,创造一个好的开始,再以「天地日月香,东西南北水」形成的天时、地利相辅助,成就了五圣山坚固、严密的组织架构。

2. 五圣山的特性

○开山立堂  立堂开山

        洪门中有志开山立堂者,迄今仍从自封为山主开始,随后才进入招兵买马阶段,唯五圣山创始者,则先从联系各地洪门菁英着手,再由五位洪门先贤将各自拥有的五个具有相当声势与实力的独立总堂,统一编组成仁、义、礼、智、信的「生命共同体」,再以「合办五圣山」,并公推智松堂主向公为山主。向公为充 分发挥五堂之统合力量,另设「五伦堂」以「五伦堂内叙同胞」,作为连系协调 团体自强,争取团体荣誉之道。

○领导菁英  菁英领导

     当前洪门中优秀新生代,于开山立堂时,从争取知识分子参与,以提升其文化水平;再拉拢退休文武公职人员和现任各级民意代表,以显示其社会基础。基本上此类「领导菁英」的策略,是一种懂得运用社会资源的高明作法,但实际上如欲领导菁英分子,其成败得失乃决定于本身条件能否相对地配合,这是必须加以检讨的。五圣山从创山开始,就以集结洪门菁英而组成的「菁英领导」,顺利发展至今。因为本身拥有强而有力的菁英领导阶层,才能吸收更多年青有为的菁英分子。

○人财运用  运用人才

     传统的洪门山堂,部份有以用人唯财,办事唯财的心态,满嘴都是「顺财顺喜、满财满喜、找财找喜、分财分喜」的口头语,造成「玩洪门」无钱不能办事的后遗症。诸如昆仲的私人喜庆宴会,为摆场面喜帖发满堂,席开数十桌;遇有升步位、领字号、开山立堂要「打响片」,就非百桌以上不足以「拉风」。唯五圣山则坚持运用人才的原则,以六十余年传承与累积发展的老、中、青关系,上、中下管道,所配合开发的社会资源,运用适当人才,随时准备服务昆仲、造福社会。

3. 五圣山的发展路线

○  促成洪门菁英大团结

     公元一九三二年,向故山主以洪门组织渐见涣散,乃连系多位洪门菁英,着手「合办五圣山」。其动机虽未明示,但事实已表现正在唤起昆仲,策划复兴洪门运动的起步。惟因洪门一向实施开放制度组织发展,缺少一个领导中心可以巩固,因而在无法强制、引导各友山支持洪门革新之时,唯有先从抛砖引玉做起。乃集结具有实力的洪门正统团体,促成洪门菁英大团结,组成强而有力的五圣山,方能推行复兴洪门案。

○  引导洪门民主化发展

     洪门先贤放弃反清复明,转而参与孙中山先生的辛亥革命,走向合乎时代潮流的「以建民国,以进大同」目标,终于建立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五圣山开创时,与「梁山根本」的管理模式,差距已高达千年以上,势必进行逐步的改革开放。所以五圣山以「合办」方式组成,由五堂自行发展,并公推山主,统一运作,跨出民主化发展的第一步。

○  树立洪门法治化精神

     五圣山于六十九年前创山时,即已首开洪门昆仲走向「民主、团结、法治」改革路线之先例。话说民国建立以前,因「大清帝国」系不为我洪门昆仲所承认之政 权,对相关法律问题洪门中乃自设「刑堂」,负起「执法」重任,在内八堂中排 列于陪堂之后,位居第三。因五圣山创立民国时代的「训政时期」,故将「刑 堂」移至「礼堂」之后,专职处理违犯「香规礼节」之纪律问题,树立了五圣山 领先开始的「法治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