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中文简体English

洪門路線接力

洪門路線接力

(一)、 洪門路線的選擇

1.開山立堂獨立發展 開放制度組織發展,以「白手起家,無中生有」的方式,在沒有任何支援的條件下,建立不計其數的大小組織。雖然這不是長久之計,但每一位領導人,卻都在最後遭遇失敗, 面對基地難保孤立無援時,即以當機立斷精神,通令遣散部眾,各自開山立堂,演變成解散一個組織後,會發展更多的組織。正如在抗日戰爭時期,針對愛國志士在淪陷區,發展抗日團體或組成自衛武力,即可賦予敵後組織名義,或抗日游擊隊番號。如此既可取信於愛國同胞,亦可獲得適當支援。當然,其中亦難免有幫派分子,江湖好漢,自稱為愛國團體,或自封為游擊部隊的。但其中卻也有發展順利,能改邪歸正由政府受編的。

2.虛張聲勢自我陶醉 反清復明時代,在遭遇失敗孤立無援時,採用「分散部眾各自開山立堂」,作為發展組織的保存實力之用。而時至今日,逐步邁向現代化的洪門,不但經過多次隨社會進步繁榮的轉型期,且已進入跨世紀的徹底轉型工程。因為我們面對的不是凶殘的敵人,也沒有從事「革命」的對象,當洪門成為合法化社團後,各自開山立堂,既不為保存實力,更不必虛張聲勢,作自我陶醉。但當代洪門中人,卻有少數未經評估實力,是否能登高一呼以團結昆仲;是否足以服務社會、造福人群,就貿然開山立堂,其結果不僅未能壯大自己,卻先已分散了原有山堂的力量,因而在歷次民主選舉中,難以顯示擁有龐大的「票倉」,也無法展現驚人的動員能量。 3.腳踏實地服務社會 在毫無社會資源可用的狀況之下,以各自開山堂的開放制度,作有必要的「虛張聲勢」,乃不得已而為之。如今時代變遷,工商企業界皆以合併經營方式,由中小企業合併成大規模企業,則可加速其發展。當代的洪門菁英,多已進入知識分子的行列,到達企業管理的水平,豈有不明不白之理。問題在於未能腳踏實地,以前輩先進當初從事反清復明的精神,建設民主共和之理念,改以服務社會造福人群為目標。卻斤斤計較於聲張虛勢,能開山立堂登上龍頭寶座為滿足;以組成洪門團體,充任會長、秘書長、常務理、監事等高位為榮。所以本書希望有志於研究「洪門理論與實踐」的先進,能放棄所有名位之爭,不擔任任何洪門團體的任何名義,以成為建設新洪門的「義工」自許。

(二)、理論與實踐的配合

1.統合漢留理論正確 清康熙十三年(公元一六七四年),距殷洪盛於崇禎十四年(公元一六一四年),即議創漢留,長達三十三年之久。陳近南先生因漢留組織滲透各民間幫會,經過三十三年來之努力奮鬥,理當有所成就,乃有策劃統合漢留,轉化為洪門之構想,這一點在理論上是非常正確的。但事實上多年來滲透進入民間幫會的明末遺臣志士,並未大張旗鼓地將漢留塑造成「反清復明」的領導或指揮中心,尤其是未能制訂漢留的政綱、政策、主義、思想,也就是說缺少吸引群眾的魅力,更沒有具備掌控所在幫會的能力。他們只是儘力吸收其中的菁英分子,鼓勵其開山立堂,在沒有正確的指導原則之下,欲立即來收編未經完全溝通的幫會,遭遇困難,自然在所難免,問題就在於理論與實踐未能配合。

2. 轉化洪門實踐不易 能採用「洪門理論與實踐」,為洪門發展,開拓了一條康莊大道,卻受限於當時資訊尚未發達,交通連絡不便,以及幫會成員教育水瓶偏低,組織動員能力較差,一切基礎工程皆未起步。僅以其本身所掌握的基本力量,舉行了洪花亭結義,在形式上算是將漢留轉化為洪門。最後終因未能落實「統合漢留」的策略,致理論未受認同,實踐遭遇障礙,但陳近南先生所策劃的「統合漢留轉化為洪門」,在理論上還是有其正面的意義。因為他在辛亥革命以前,以洪門代表正統思想,推展反清復明運動,還是容易獲得部分民間力量的支持。以致陳近南先生的構想,經由後人繼續努力,從頭開始,至少也能為辛亥革命,完成了期前的階段性任務。

3. 再接再厲洪門中興 在眾多先聖先賢、先進昆仲的繼續努力之下,從創造特有的洪門歷史文化,到目前進入「理論與實踐」的新階段,即將邁向二十一世紀的歷史新里程,隨著社會的轉型,渡過另一次徹底的洪門轉型期。期間曾經歷先賢殷洪盛議創漢留,再經先賢陳近南策劃「統合漢留轉化為洪門」,又迴轉以「天地會」,完成建設洪門基礎工程。至於實踐力行方面,則由直接參與「反清復明」運動,進而支援「辛亥革命」,推翻滿清專制,建立民主共和,以及掃除軍閥,爭取到抗日戰爭的勝利。目前,改以合法的民間社團立場,不介入政治性活動,純粹以社會服務立場,為全民謀福利,以爭取兩岸當局的認同。

(三)、理論與實踐的方向

1.自以為是的自作主張 推測洪門先進在參與辛亥革命中,接受了孫中山先生的新思潮,其中有部分先進昆仲,掀起了洪門改革的新潮流,面對發展了近兩百年以上的洪門,產生了非創新不足以自強的觀點。但在行動上卻沒有標示一個可行的方向,所以他們在追尋洪門的根源上,塑造了前人未曾「發現」的洪門始祖、前五祖、中五祖、後五祖、末五祖等;以及所謂的文宗史可法、武宗鄭成功、宣宗陳近南、達宗萬雲龍、威宗蘇洪光者;最近還有人將孫中山先生列為顯宗的。有關如此自作主張、自以為是的安排,對洪門理論與實踐,當然扯不上關係。更嚴重的是否定前人流傳的洪門文化,確認自己「瓶子滿」懂得多,別人怎麼講都有錯誤,必須糾正。如此對理論與實踐無助,對洪門發展無益的作法,就在於沒有遵行一個正確的方向。

2.自我表現的學術價值 歷史學家們以學術界身分,站在史學工作者立場,研究洪門歷史文化,與新一代洪門昆仲,以社會工作人員,研究社會科學的方向,有其不同的目標。歷史學家對歷史負責,必須廣泛蒐集所有相關的洪門發展資料,作一番有系統的整理、分析,探討出一整套的洪門文化體系,展現出學者們在學術價值方面的成就。大陸學者在研究洪門發展的結論中,曾肯定洪門是一個社會互助團體,並確認洪門不是黑社會,不是民族革命團體,也不是農民革命團體。並進一步說明,雖然洪門中有人曾參加民主革命,甚至成為革命黨人,也不能否定洪門是一個社會互助團體的事實。這一段真知卓見,不僅能解除兩岸當局對洪門的疑慮,更樹立了洪門昆仲以社會團體發展洪門,進而走向服務社會的正確方向。

3. 無我無私的現實意義 前段所提學術價值,是屬於學者們在學術成就上的自我表現,現在再談現實意義,是要探討洪門在進入新世紀的過渡時期,如何以無我無私的精神,在洪門發展中邁向理論與實踐的新方向。我們翻閱洪門中的舊版「金不換」,其中傳授不少的江湖動作,甚至包括「找財找喜」之道。如今大家一致公認,洪門必須改革,果真要改革,照老舊的「洪門文化」,將立即成為改革的對象,但如此則對洪門改革,顯然並非良策。所以我們在推行新的理論和實踐的同時,必須注意在改革中,洪門的形象固然重要,但少數昆仲在生活上的現實意義,也是不能忽視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