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中文简体English

洪門發展成敗

洪門發展成敗

 

(一)、洪門發展的歷史里程 我們在本書中既認定『洪門根源在漢留』,謹以漢留的發展時間與 過程對照如下﹕

1. 明崇禎十四年(西元一六四一年),殷洪盛投閣部史可法後,於赴燕京蒐集軍情時,沿途遍訪顧炎武、王船山、黃梨洲、傅青主等諸先賢,議創漢留。

2. 清順治二年(西元一六四五年),殷洪盛殉難後,其子與諸門人投奔鄭成功後,漢留隨之流入鄭部。

3. 清順治七年(西元一六五0年),以萬為姓集團,首領萬禮率部投入鄭部,其中長林寺開山僧萬五道宗,應為漢留分子。

4. 順清治十八年(西元一六六一年),鄭成功據台後,派遣部將蔡德忠等五人,進入福建浦田縣,投奔九連山少林寺,潛伏發展漢留組織;翌年鄭即在台病逝。

5. 清康熙十一年(西元一六七二年),五僧以參與協助清廷平定西魯寇邊之亂,因功受清帝封賞,實則暗中培養反清力量。卻因內奸密報,導致少林事件發生,基地被毀,少林寺僧傷亡殆盡,福建地區已無法立足。為避免清廷追捕,蔡等乃經江西而至湖北,並有幸而與陳近南先生結識。

6. 清康熙十二年(西元一六七三年),陳近南先生始為發展漢留而開立精忠山。

7. 清康熙十二年(西元一六七四年),陳近南與蔡德忠等會合,欲以統合漢留力量,召開洪家大會,將漢留轉化為洪門,並以該年農曆七月二十五日,舉行紅花亭結義,正式宣告洪門成立。

8. 清康熙三十七年(西元一六九八年),洪門成立以後,在陳近南生前,未能有所發展,待陳已故後,其部眾會合於福建高溪廟,一度另組天地會,但天地會之活動,卻為後人稱為「洪門之中興時期」。

(二)、洪門發展的階段性任務 依據在台洪門先進所研究的洪門資料,將洪門的發展,經過整理後,區分為七個階段,茲分別轉述如下﹕ 1. 發動時期 崇禎十四年(西元一六四一年),殷洪盛於史可法殉國時,參與議創漢留,並受編明將黃得功分散之部眾兩萬餘人,抗拒清兵。至清順治二年(西元一六四五年),在三叉河之役陣亡,其子洪旭與諸門人蔡德忠等輾轉投入鄭成功所部。

2. 推進時期 清順治十八年(西元一六六一年),鄭成功據守台灣,為推展漢留組織,派遣部將蔡德忠、方大洪、胡德席、馬超興、李式開等,向中原發展、潛伏於福建九連山少林寺。為欲向軍中滲透,參與平定西魯之亂,順利掩護鄭君達留任總兵,少林寺並因戰功,獲滿清皇帝大加封賞。

3. 混亂時期 少林寺內奸馬福儀向清廷投報閩撫告密,造成「火燒少林寺」事件,寺僧突圍而出幾乎傷亡殆盡,最後僅剩蔡德忠等五人脫困後,向湖北襄陽轉進。

4. 發展時期 陳近南先生策劃統合漢留轉化為洪門,蔡等經萬雲龍引薦,會商義舉,參與紅花亭結義。

5. 中興時期 康熙三十七年(西元一六九八年),陳近南已故後,其部眾會合福建高溪廟,推蘇洪光為首領,以天為父,以地為母,日為兄弟,月為姊妹,定名「三合會」,又稱「天地會」。

6. 擴大時期 道光二十八年(西元一八四八年),有福建郭永泰等,從漁人手中獲得「金台山」律規,傳說原由鄭成功傳子鄭經,至孫鄭克塽於康熙二十二年(西元一六八三年),因清兵入侵台灣告急時,將重要文書,封鎖於鐵箱中,沉入海底保存。郭永泰並參考此「海底」,用以開立「精忠山」,這也是洪門運用律規,建立制度的開始。

7. 光緒十九年(西元一八九三年),孫中山先生在檀香山由同學三合會首領鄭弼臣,引進「致公堂」,並開立「大陸山」,遂遣派會員鄭弼臣、陳少白、夏亞伯、李亞舉等,由香山至各地同志,遍訪英豪,以謀發展。由是,洪門之忠君愛國,一變而為民主革命。

(三)、洪門發展的終點目標:

1. 殷洪盛留得青山在 洪門始祖殷洪盛參與議創漢留,除主導「保留我漢民族一線生機」之消極抵制異族入侵,更積極運用齊心培植的諸門人,如蔡德忠等大將之才,並游走支援多位孤立無助之明朝將帥,受編潰散可戰之士卒,組成抗清部隊,在與清軍決戰多時後,雖不幸而殺身成仁,壯烈殉國。但其子與門人再轉投鄭成功部以後,卻先為「漢留」留下一線生機,於鄭成功據守台灣後,再派遣蔡等五人重回大陸,讓「反清復明」力量,得以接力運動模式,正式起跑,可算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的最佳驗證。以漢留所留下的,如本書前篇為其定名的,「開放制度組織發展」,就是各自獨立「開山立堂」的發展方式,更造成了「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氣勢,足以顯示了中華兒女的民族文化精神。

2. 陳近南起跑第一棒 近南先生以舊社會所迷信的神話作引導,以君主專制時代的「皇族正統」作號召,策劃統合漢留轉化為洪門,以促成「反清復明」力量之大團結。終以準備工作不夠周詳,實施細則未盡完善,尤以一切配套措施並非短時期所能完成。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而復國建國大計,是千秋萬世大業,自然不是在一時之間,以日夜趕工方式,所能辦到的。它必須要以接力運動的精神,前仆後繼地以全民族的力量,不達目的誓不休止地,接受每一次失敗的考驗,再從單一事件的經驗與教訓中,迎接下一波新的挑戰。但在任何一條路線中,都必須有人不斷地「接棒」,才能順利跑完全程。陳近南先生不但規劃了運動場的正確路線,也認真地以生命作代價,走完了起跑的第一棒。

3. 前仆後繼跑完全程 從議創漢留開始,洪門先賢先進,已經耗費了長達三百六十多年的歷史里程,終於把最神聖而接近成功的最後一棒,交到我們的手中,能否跑完全程,是我們的責任,也是榮譽。

檢討前輩昆仲,從消極地「保留我漢民族一線生機」,到積極推展「反清復明」運動;從恢復大明江山,到塑造稱王稱帝的個人英雄;從繼承君主專制理念,到建立民主共和思想;和支援辛亥革命,到回歸社會,建設社會事業,造福人群,讓洪門脫胎換骨,擺脫舊有幫派型態,使兩岸當局對洪門不再有所誤解。看今日洪門,能否作為合法的人民團體典範,就靠這最後一棒,如何到達終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