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中文简体English

少林事件

少林事件 漢流轉型

  順治十六年(西元一六五九年),鄭成功率部遠征長江下游,於進攻南京受挫後撤回福建,並於清順治十八年(西元一六六一年)據守台灣後,才公開以推展「漢留」組織,開山立堂,定名為「金台山」、「明倫堂」。並派遣部將蔡德忠、方大洪、胡德帝、馬超興、李式開等向中原發展。而以上五位皆為殷洪盛生前之門人,亦屬當年議創「漢留」之發起人或基本幹部,故蔡等被派往大陸,自然是為了推展「漢留」組織。蔡等改裝至福建興化府浦田縣九連山少林寺,投方丈智通,寺僧一百二十八人,均精嫻武藝,後有鄭君達(鄭成功之姪),素懷大志,隨父鄭丹書在粵經商,父死,聞叔鄭成功有部將蔡德忠等隱居少林寺,遂偕妻郭秀英,妹鄭玉蘭,及子道德,道芳,相投依附,共圖義舉。

康熙十一年(西元一六七二年)壬予,西魯(有關西藏)國王寇邊,清兵征討屢受重創,乃懸榜招賢,時有福建興化府浦田縣九連山的「少林寺」,僧眾一百二十八人,以絕世武藝,投效征服,寺僧凱旋歸來,各不居功,仍願回山修道,清廷大加賞賜,首領鄭君達留任總兵,適有奸臣陳文耀與張近秋,早懷叛志,意圖篡謀,但懼寺僧勇武,不敢有所發動,乃使用反間計,而先發制人,屢向康熙帝巧進讒言,卒以詭計得售,奉旨領兵圍繞少林寺(此為造成少林事件另一傳說),僅五僧免難,此五僧為蔡德忠、方大洪、胡德帝、馬超興、李式開、後人尊為洪門的「前五祖」。當時有翰林學士陳近南,憤恨清廷的昏庸,辭官引退,迎五僧於湖廣,居白鶴洞的「下普庵」,會商義舉,圖覆清廷,爰集合志士於下普庵後堂的「紅花亭」。

  依據在台洪門先進的記載,康熙十二年(西元一六七三年),陳近南在四川雅州,以漢留組織開立精忠山後,即回湖北鄉里,居白鶴洞研究道教,自號「白鶴道人」,因與萬雲龍交往,得遇五僧蔡德忠等會商舉義。因白鶴洞狹小,遂就附近下普庵後堂「紅花亭」為謀事地點,由陳近南主持。蔡等一日遊於河畔,見一白石香爐,爐底刻有四字,並註明計重五十二斤十三兩,至為驚異,遂攜歸告知陳近南,陳知爐底為漢留文字,意即「反清復明」,其注重之含意為五湖、南北二京、十三省。當時眾謂﹕「天賜預兆,清室將亡,吾人義舉,正其時矣」。乃分途召集志士,以及明朝遺臣,約千餘人以上。其中並有朱洪竹者,經詢知其來歷,知為崇禎之孫,以其為「黃炎甲冑,明代正統」,遂一致擁戴為盟主。

  康熙十三年(西元一六七四年),農曆七月二十五日,在「紅花亭」集會,由陳近南主香,同盟結義,以先來者為兄,後來者為弟。是時夜色矇朧,突然天發紅光,眾以此乃天意助成,適朱洪竹之「洪」字,與紅光之「紅」字,相與輝映,又屬同音,故以「洪」為姓,並拆「洪」字為「三八二十一」,作為會中暗號,「紅花亭」為兄弟出生之地,「七月二十五日」為同盟日,乃我兄弟誕生之日,亦即「洪門」紀念日,更以此次大會定名為洪家大會,至此漢留組織演進為洪門團體,此即傳說中的洪門由來。陳近南先生為欲統合各行其是的漢留組織,轉化為洪門,而且還要在各自獨立發展的原則之下,建立一套能統一運用的組織管理與教育訓練的新制度,在當時的社會環境與條件中,其面對的難題,將是可想而知的。

  洪門揭舉義旗,由陳近南發號施令,整軍經旅,派蘇洪光為先鋒,僧人吳天佑等五人為中軍,勇士吳天成等五人為後備,飭往龍虎山募集兵馬。陳近南部署就緒後,統率「洪軍」游湖北襄陽出發,所向披靡,勢如破竹,軍抵武昌,為清將于成龍所敗,朱洪竹失蹤,萬雲龍陣亡,陳近南退守襄陽,三月不能輸展,遂分散部眾,並留詩一首為證﹕「五人分開一首詩,身上洪英無人知,此事傳與眾兄弟,後來相會團圓時」。部眾分散後,各自開山立堂,以圖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