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中文简体English

開發社會資源

開發社會資源

(一)盜賊蜂起 幫派橫行 明末時期,土豪劣紳欺壓善良,貪官污吏橫征暴斂,造成國家未亡先亂之社會環境,人民在生活艱困之中,被迫鋌而走險,由於饑寒起盜心,造成盜賊蜂起的亂源;另有青年力壯之輩,為求自衛自保,紛紛以結拜兄弟方式,團結力量,但因欠缺正確的輔導,最後就形成一股幫會勢力,因而難免發生仗勢欺人,或是爭地盤搶碼頭,引起大規模械鬥,造成破壞地方治安,傷及無辜之事。甚至還有土豪劣紳,為維護其既得利益,先從與幫派掛勾尋求保護,進而自組幫派,加強自衛能力者,亦大有人在。因而引起漢留組織在無法運用政治資源的情況下,轉而運用社會資源的構想,而其中第一個目標就是選擇幫派組織,如能將危害社會的不良幫派份子,促使改邪歸正,不僅能完成穩定社會秩序的善舉,更可以轉化幫派勢力,成為「反清復明」的基本力量。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以萬為姓集團」的萬五道宗,策反其首領萬禮,投效鄭成功部,其後並因累積戰功,成為鄭部威名顯著的五虎將之一。 其後鄭部據守台灣時,即派遣部將蔡德忠等五人,至福建南少林潛伏,應是正式全面發展漢留的開始。蔡等原屬殷洪盛之門人,且為最早參與漢留的重要成員,福建地區則是「以萬為姓集團」經營長達三十年以上的反清基地,而長林寺、高廟溪及南少林等,遺留下的洪門古蹟,也足以證實福建地區為洪門的發祥地。

(二)滲透幫會 教育訓練 漢留組織進入個別幫會之後,對原有幫會組織,採用個別參加的方式,作為該幫會的成員,並未改變原有組織名稱,亦未調整其組織架構,更沒有以受編者的姿態,高高再上的領導同夥,甚至連漢留本身的組織動態,皆未見絲毫洩露。如此絕對保密的作風,在個別幫會內部,無從發現尚有一個核心組織暗中操控,對外則自然無人能感覺出漢留組織的存在.就在高知識份子以及高層次的「組織與策略」運用之下,縱有極少數人了解到有一個漢留組織,再從事一項「保留我漢民族一線生機」的神秘任務,卻始終無人能獲得任何資訊。以致造成後人在洪門或天地會尚未成型以前,就把漢留的活動,肯定是洪門或天地會所為,甚至在探索洪門或天地會的根源方面,造成了極大的困惑。

(三)組織領導 為國奉獻 漢留組織進入個別幫會中活動重點在於以身作則,維護原有幫會之素質,採用正常的結拜兄弟,以團結互助為目標,加強其自衛能力,並逐漸消除因幫會勢力壯大後,產生仗勢欺人之副作用;再進一步吸收其中忠義正直之士,輔導其「開山立堂」,以正統的組織領導,獻身「反清復明」運動。不論其當時成果如何。至少可以確保漢留活動的絕對保密,以及其幫會本身不涉入政治性危機。正如大陸學者在對洪門的觀點中,曾有「洪門不是革命組織,不是黑社會,也不是農民革命組織」的論斷。對照洪門沒有領導中心,沒有政綱政策,各自開山立堂,獨立發展的狀況,足以證明洪門純粹是一個以結拜兄弟為主體的民間互助組織。這是一個認知,不但維護了當時幫會的生存條件,同時也解除了當今兩岸當局對洪門的猜忌。

  漢留組織傳承了白手起家的民族文化精神,排除對幫會組織 採用收編、併吞的不當手法,以個人身分參與個別幫會,促成幫會的革新進步,培育領導統御的領袖人才,造就企劃執行的組織幹部,輔導各自開山立堂向外發展,將一般江湖好漢、草莽英雄,在接受正規教育訓練後,能夠獨立發展,成為為國奉獻的民族革命志士。至此,漢留雖沒有立即完成「反清復明」大業,但經過長期的努力耕耘,不但能將一般逞強鬥狠,以械鬥為主要活動的問題幫會,變化氣質走上正軌,更進一步造就大量幫會份子,在開山立堂以後,擴大發展累積大量社會資源,統合堅強的民間力量,建造了數以千萬計的「社會資源儲存所」,不但未以後轉化為洪門,奠定了深厚的基礎,更為最後參與孫中山先生的辛亥革命,提供了強而有力的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