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中文简体English

一線生機

一線生機

(一)國家將亡 當務之急 殷洪盛自崇禎十四年(西元一六四一年)明亡以前,參與創議漢留起,至清順治二年(西元一六四五年)殉國,從事發展漢留任務,期間僅歷時四年,然於前二、三年,清兵雖已入關,卻尚未建立實質政權,其目標仍停留在「保留我漢民族一線生機」之憂患意識中,迄至最後一年多時間,亦不及提出「反清復明」之政治號召,更無從設計規劃洪門團體之策略運用。明崇禎十七年(西元一六四四年),因李自成作亂兵陷北京,崇禎帝自縊煤山後,明將洪承疇出關降清,同時吳三桂引清兵入關,滿人即乘機在燕京僭主帝位,將崇禎十七年改為順治元年,以清代明,號稱世祖章皇帝。

(二)人心思漢 復國有望 滿清入關後,軍事上雖仗清兵驍勇善戰而佔絕對優勢,但在掌握政權方面,卻形成以小吃大而消化不良的後遺症。滿清遂採用迄今仍然可見的「政治作戰」手法,先以天子服改葬崇禎皇帝於皇陵,謚稱懷宗愍皇帝,以收服人心開始,並重用士大夫階級,繼而恢復科舉制度,招攬青年知識份子為其所用。對於為滿清所受編的士大夫及青年知識份子,亦不宜以「漢奸、走狗」等閒視之,其中也不乏有為保障漢人權益忍辱負重者。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尤其是部分明末遺老,也確實為保留我漢民族之生機,盡了最大的努力。 他們在被滿清「迫降」後,曾提出「生降死不降,男降女不降」的條件說,滿人竟以為:「人活在世上肯降就好,反正人死了也不能造反,降不降並不重要;男人會密謀叛亂,女人根本起不了作用」。所以以上兩點,都是不成問題的問題。但令滿人始料未及的,是漢民族傳統文化的特性: 1. 男人臨終時的壽衣,採用明朝的朝服式樣,象徵死後不降的骨氣。因通常男主人壽終正寢時,全家大小,男女老幼,都必須召回謁靈,在於行「告別式」時,見到身著明朝官服的往生者,即可知全家皆為大明朝的子民。 2. 男主外女主內,且漢人以「母教」為影響下一代思想行為的重要因素。因此,有關「保留我漢民族一線生機」的責任,便可毫無顧忌的落在婦女同胞身上。

(三)民族菁英 挺身而出 所謂「保留我漢民族一線生機」之作法,除了消極地將我民族精神,秘密隱藏在民間,留給後代子孫,爭取待機而起的空間之外,最重要的還是需要當時的民族菁英,能積極的挺身而出,各自登高一乎,集結熱血男兒,組成抗清部隊。正如參與創議漢留的發起人殷洪盛,即以聯繫明將黃得功的分散部眾,重新組合整編,終於成立了可以作戰的抗清部隊。但殷洪盛最後還是失敗在沒有健全的組織領導,缺少鮮明的政治主張,以及足以爭取民心的政綱國策。及至殷洪盛兵敗殉國後,其子洪旭與蔡德忠諸門人,轉投至鄭成功部,漢留組織隨之流傳鄭部。鄭部為大明尚存之正規軍團,擁有適當的組織管理,強大的參謀作業幕僚群,軍容壯盛的精兵猛將,並以「反清復明」作為強而有力的政治號召。鄭部在福建地區能結合民間力量,建立基層組織,尤以掌握寺廟信眾,能即時收編「以萬姓為集團」,對以後建立台灣基地,發展漢留組織,創造了非常有利的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