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中文简体English

五聖山的興起

五聖山的興起  

     中國洪門五聖山,西元一九三二年三月廿一日廿一時廿一分成立於上海,為辛亥革命元勳向海潛(松坡)先生所創立,內分仁文堂,朱卓文為堂主;義橫堂,梅光培為堂主;禮德堂,明德為堂主,智松堂,向海潛為堂主,信廉堂,張子廉為堂主。各堂係集合全國各地洪門菁英而組成,仁文堂主朱卓文,辛亥革命時,即在美國結識孫中山先生,與梅光培隨侍在右,該堂在香港及兩廣發展,以全力擁護孫中山先生,二 次革命時,曾奉孫之命運動江蘇陸軍第八師中下級軍官率部起事。義衡堂為粵省以及南洋之堂口,北伐時國民革命軍第五軍軍長李福林,即為該堂昆仲。禮德堂因堂主明德供職於鄭州隴海路鐵路局,以該局員工基礎,旁及工商、文教各界。該局副局長、工程師、段長、副段長、站長、副站長多數為該堂昆仲。智松堂在長江流域上溯四川下至江浙均有 發展,吸收國民黨軍政界分子甚多,如李濟琛為堂內會辦。商家也不少,更擁有鹽漁民及廣大之農工群眾佛教領袖,如上海靜安寺的持松法師,即其中之一。信廉堂,因堂主張子廉設有遠近馳名的三友實業社,三星紡織廠等,故其昆仲多為京滬各地之商賈士紳。五堂本「合辦五聖山,同敘五倫堂」之宗旨,共推向海潛為總山主。

    抗日戰爭爆發前夕,上海已有三十多個洪門團體,五聖山總山主向海潛,眼見九一八事變後,東北易色,華北危機迫在眉睫,日寇得寸進尺,中日大戰勢所難免,乃秉承中華民族之傳統忠義精神,連絡各洪門 團體,籌建一個洪門的聯合組織,作為政府抗日後盾,立即獲得熱烈迴響,經過共同努力,並獲得中國國民黨及上海市社會局許可,民國廿五年十二月在上海老西門關帝廟召開了「洪興協會」成立大會,命名意義即「同心協力,復興洪門」。五聖山、五行山等三十多人,監事、候補監事二十多人,同時,推舉向海潛為理事長,但常務理事中,五聖山佔 了四個。洪興協會會址初設於上海浦東大樓內,成立後每月開理監事會議一次,交流情況,聯絡感情,消除隔閡,加強連繫。抗日戰爭爆發前,向海潛常派昆仲到英商上海電車公司向洪門工人演講洪門革命的故事,和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另在職工群眾中展開團結抗日的宣傳,曾召集申新五廠、六廠、七廠,怡和洋行、和平洋行與工廠企業的工人,在中華酒樓聚餐,強調團結抗戰,要求洪門昆仲們,不僅要有洪門的義氣,還要有中國人的義氣。西元一九三七年上海八一三戰事爆發後,日軍佔領上海,洪興協會才被迫停止活動。(以上資料曾由司馬明引自1993年3月上海人出版社出版發行的「中國幫會史」,並刊載於五聖山內部刊物中。)

五聖山的發展基礎

1. 五聖山的組織架構

○  合辦五聖山  形成洪門主流

    洪門組織係採用各自「開山立堂」的自由發展,但民國以前,尚有以「會」為獨立單位者,如「哥老會」;也有以「堂」為獨立單位的組織,如「致公堂」即是。至民國以後,就逐漸自然統一成以「山堂」為主的發展。所謂「開山立堂」,必須擬定「山、堂、香、水」,這就表示一個山頭只有一個「堂」。而五聖山不僅是結合五個「堂」的大山,且網羅全部洪門菁英,其實力則足以形成一股洪門主流。

○  同敘五聖山  推展復興洪門

     五聖山所轄仁、義、禮、智、信五堂,遠在創山之前,就已各自發展到一個省到數個省的範圍,算得上是名符其實的「遍地開花」。五堂經五倫總堂連繫、協調,分進合擊,於各地普設分堂,五堂所在地也自然有條件稱之為「總堂」。惟台灣地區在解嚴之後,居然迅速擴增至百餘山頭,而且各貴山寶堂卻也廣設分堂,並有部分「分堂」,為了造勢竟以「總堂」自居;其實某些被封為「堂主」者,其地位一如過去之「碼頭官」而已。因此,五聖山應將各總堂之歷史背景及其實力,向社會公開傳播,以示區別以正視聽,並展示復興洪門之成果。

○  集天時地利  永續洪門基業

     五聖山的發展,是依仗五個洪門組織結合成的菁英領導,一致統一意志、集中力量,以完成復興洪門為目標。但基本上完成任何任務,都必須靠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事實上在「合辦五聖山,同敘五倫堂」後,就是以「人和」為出發點,創造一個好的開始,再以「天地日月香,東西南北水」形成的天時、地利相輔助,成就了五聖山堅固、嚴密的組織架構。

2. 五聖山的特性

○開山立堂  立堂開山

        洪門中有志開山立堂者,迄今仍從自封為山主開始,隨後才進入招兵買馬階段,唯五聖山創始者,則先從聯繫各地洪門菁英著手,再由五位洪門先賢將各自擁有的五個具有相當聲勢與實力的獨立總堂,統一編組成仁、義、禮、智、信的「生命共同體」,再以「合辦五聖山」,並公推智松堂主向公為山主。向公為充 分發揮五堂之統合力量,另設「五倫堂」以「五倫堂內敘同胞」,作為連繫協調 團體自強,爭取團體榮譽之道。

○領導菁英  菁英領導

     當前洪門中優秀新生代,於開山立堂時,從爭取知識分子參與,以提升其文化水平;再拉攏退休文武公職人員和現任各級民意代表,以顯示其社會基礎。基本上此類「領導菁英」的策略,是一種懂得運用社會資源的高明作法,但實際上如欲領導菁英分子,其成敗得失乃決定於本身條件能否相對地配合,這是必須加以檢討的。五聖山從創山開始,就以集結洪門菁英而組成的「菁英領導」,順利發展至今。因為本身擁有強而有力的菁英領導階層,才能吸收更多年青有為的菁英分子。

○人財運用  運用人才

     傳統的洪門山堂,部份有以用人唯財,辦事唯財的心態,滿嘴都是「順財順喜、滿財滿喜、找財找喜、分財分喜」的口頭語,造成「玩洪門」無錢不能辦事的後遺症。諸如昆仲的私人喜慶宴會,為擺場面喜帖發滿堂,席開數十桌;遇有升步位、領字號、開山立堂要「打響片」,就非百桌以上不足以「拉風」。唯五聖山則堅持運用人才的原則,以六十餘年傳承與累積發展的老、中、青關係,上、中下管道,所配合開發的社會資源,運用適當人才,隨時準備服務昆仲、造福社會。

3. 五聖山的發展路線

○  促成洪門菁英大團結

     西元一九三二年,向故山主以洪門組織漸見渙散,乃連繫多位洪門菁英,著手「合辦五聖山」。其動機雖未明示,但事實已表現正在喚起昆仲,策劃復興洪門運動的起步。惟因洪門一向實施開放制度組織發展,缺少一個領導中心可以鞏固,因而在無法強制、引導各友山支持洪門革新之時,唯有先從拋磚引玉做起。乃集結具有實力的洪門正統團體,促成洪門菁英大團結,組成強而有力的五聖山,方能推行復興洪門案。

○  引導洪門民主化發展

     洪門先賢放棄反清復明,轉而參與孫中山先生的辛亥革命,走向合乎時代潮流的「以建民國,以進大同」目標,終於建立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五聖山開創時,與「梁山根本」的管理模式,差距已高達千年以上,勢必進行逐步的改革開放。所以五聖山以「合辦」方式組成,由五堂自行發展,並公推山主,統一運作,跨出民主化發展的第一步。

○  樹立洪門法治化精神

     五聖山於六十九年前創山時,即已首開洪門昆仲走向「民主、團結、法治」改革路線之先例。話說民國建立以前,因「大清帝國」係不為我洪門昆仲所承認之政 權,對相關法律問題洪門中乃自設「刑堂」,負起「執法」重任,在內八堂中排 列於陪堂之後,位居第三。因五聖山創立民國時代的「訓政時期」,故將「刑 堂」移至「禮堂」之後,專職處理違犯「香規禮節」之紀律問題,樹立了五聖山 領先開始的「法治精神」。